您的位置:农博首页>县域频道>县市动态>正文

郭台铭才致歉 富士康“十二跳”(图)

http://www.aweb.com.cn2010年05月28日 08:07 农博网

 

  晨报特派首席记者张源深圳报道

  富士康员工接连跳楼事件再次升级。就在26日鸿海总裁郭台铭引领众多媒体参观富士康龙华厂区、并召开座谈会研究防止员工自杀措施不到24小时之际,26日晚上11时30分许,又一名年轻的富士康员工以“跳楼”这一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而就在昨天,富士康又有一名员工试图割腕自杀,而刚刚离开的郭台铭,据称不得不再次从台湾赶到深圳。

  富士康到底怎么了?这些员工到底怎么了?怎样才能防止悲剧的发生?几天采访下来,晨报记者深切的感到偌大的深圳富士康龙华厂区,已经被厚厚的自杀迷雾所笼罩。

  员工情绪受“跳楼”影响

  昨日凌晨,记者被枕边的阵阵手机铃声吵醒。“你知道么,又有人跳楼了!”打来电话的,是记者采访过的一位富士康员工林辉(化名),他说26日晚上11时30分许,富士康一名男性员工,在厂区内的C2宿舍楼跳楼自杀。“我就知道马上就又有人会跳,这肯定不是最后一个!”富士康的“第十二跳”明显刺激了林辉,他的情绪显得异常低落,跟记者简单聊了几句之后,他突然蹦出一句:“活着真没意思,我也想跳了。”

  林辉的反应完全出乎记者的意料,尽管之前采访中听到不少他的抱怨,但轻生的念头却丝毫没有。昨天早上记者见到他后,反复询问他到底怎么回事,他只说自己不过随口说说而已。“天天都人心惶惶的,再这么跳下去,真的受不了了!”

  “第十二跳”的消息迅速在富士康的员工当中蔓延,将“跳楼”这一话题再次升温。昨日富士康龙华厂区不再允许媒体记者进入采访,但却有大批富士康员工在中午吃饭时间来到厂区南门外,彼此探听“第十二跳”的消息。一名黄姓目击者称,他就住在C2宿舍楼,大概是晚上11时30分左右听到有重物落地的声音,随后就看到一个人趴在楼下大润发超市的门前,“一看那样子就肯定活不了了,周围都是血。”

  据警方证实,跳楼者现场已经停止呼吸。经法医检验和现场勘查,死者头面部、右侧胸背部损伤,符合生前高坠死亡特征,可初步认定是自己从7楼阳台跳楼导致死亡的。

  经查,死者贺某,男,汉族,23岁,甘肃省庆城市人,未婚,住龙华街道富士康厂区C2宿舍A栋311室,于2009年6月18日进入富士康工作。目前,贺某自杀原因警方正在进一步调查中。

  尽管记者接触的员工中没有人知道那个跳楼者为何选择轻生,但却普遍认为其自杀的原因主要因为个人。除此之外,很多员工对于大批媒体记者的到访表示很不欢迎,因为他们认为正是因为有媒体的一再热炒,让跳楼的风波不断升级,才有人一再模仿。“他要死有很多方式,可以割腕,可以上吊,可以撞墙,可为什么都选择跳楼呢?难道不是在效仿么?”

  第十三跳?只是传闻

  单单在深圳龙华的富士康厂区,就生活着25万名富士康员工。与以往每次跳楼事件发生后相同,很快就有各种各样关于跳楼者的传言、说法在员工中扩散,这一次则来得更甚。“第十二跳”的消息经官方渠道证实后,很快“第十三跳”出现的说法就在人群中扩散。

  一家台湾媒体于昨天上午发出富士康“第十三跳”出现的消息,称一名女工昨天早上跳楼后受重伤正在医院抢救。记者在厂区采访时也发现,富士康员工对于“第十三跳”也是众说纷纭,光跳楼时间就有与“第十二跳”同时、27日凌晨2点、27日上午9点等诸多说法,跳楼的位置也分C2宿舍楼、D12楼等多个地点。更为离奇的是,“第十三跳”究竟是男是女也有争论,甚至还有人说“十二跳”和“十三跳”是相约殉情……

  尽管自始至终富士康官方及深圳警方都否认有“第十三跳”的发生,但在员工中流传的种种说法却并未就此戛然而止,在互联网上甚至又出现了“第十四跳”的说法。在现场采访的众多媒体记者,也都一窝蜂地赶往深圳龙华医院进行采访,甚至有十多家媒体守在龙华医院的门口,等待再次飞赴深圳的郭台铭看望伤者时出现。

  经记者向龙华医院方面核实,26日晚间至27日上午,都没有收治过富士康的“第十三跳”伤者。一些从下午2点开始就守在龙华医院门口的媒体,直至昨天晚上也未能看到郭台铭的身影。

  富士康昨日又现员工割腕

  尽管“第十三跳”的说法被否认,但记者却获悉除了“第十二跳”之外,昨天凌晨4点左右,富士康又有一名员工自杀未遂。

  该男性员工25岁,湖南桃江县人,在富士康的鸿泰员工宿舍内割腕自杀,经工友发现后向油松派出所报警并被送往龙华医院救治。由于发现及时,该员工经抢救后已无大恙,油松派出所的民警也开始向伤者周围的目击者了解情况,并前往医院调查。

  [透视富士康“×连跳”]

  公司防自杀措施受到员工质疑

  接连发生的员工跳楼事件,促使富士康出台了一系列相应的防治措施,例如聘请专业的心理医师入驻园区、组成50人一个的相亲相爱小组、宣传员工关爱热线,以及郭台铭自称“很笨”的拉安全网、派人盯梢等等方法。“他要死,你怎么也防不了!”记者采访的大多数富士康员工,并不认为这些防止员工自杀的各种措施能有明显效果。“之前跳楼的案例不是没证明过!第一次跳被发现拉下来了,派他同学24小时陪护,结果他还是趁人不注意跳楼死了,这个你怎么防?”大多数富士康员工认为那些自杀者是抱着必死的念头,尽管他们无法理解但也认为很难防止。

  富士康龙华厂区已经开始架设安全网,但是员工们却表示园区那么大,真要跳楼必定不会往有网的地方去。“盯梢也是一样,里面那么多楼,你不可能24小时每个楼都有人盯着,你上个厕所那边就跳下来了!”

  而对于引进心理医师、开通关爱热线和组成相亲相爱小组的做法,员工们也有自己的看法。“这个关爱热线一直都有的,只是最近被宣传的比较多而已。我真的心理有问题,想自杀了,肯定不会去打这个热线,或者去找心理医师说‘我要跳楼’啊。”很多员工都认为,富士康连日来出台的一系列措施,都是临时抱佛脚的办法,很难从根本上防治。

  不过大多数员工对“富士康是‘血汗工厂’”这一说法表示无法认同。“压力大家都有,我们怎么没跳?还要看个人承受能力的啊!”

  一名在富士康工作了10年的员工说,他并不认为富士康存在硬件上的问题跟员工自杀有关。“里面游戏机房、网吧什么的都有,不是没有娱乐设施,就算不够也可以很快造起来。”真要说员工自杀与富士康之间的联系,更多的是富士康的企业文化、管理方式等。“这些东西都是软性的,你没办法一下子把它扭过来。”

  新生代打工者心理落差太大

  几天的采访中,记者接触了大量富士康员工,听他们讲述自己真实的心理状态。记者从中发现,不同时期进入富士康工作的员工,在心态上有很大区别,他们对于企业的认可程度也有很大不同。

  富士康在急剧扩张的同时,对于普通的一线工人需求量非常之大。对于普工的招募条件富士康很是宽松,报名者不需要什么学历,简单的填表、体检之后,迅速就会上到流水线开始工作。在这个过程中,员工的心理健康及抗压能力根本不列为考核项目。

  普工应聘者大多来自全国各地的农村,年龄在“90前后”,而且大部分人未能很好地完成学业,文化层次偏低。他们抱着到大城市来闯天下的豪气而来,却很快会在冰冷的流水线作业中感到失落,这个转变过程需要承受不小的精神压力。

  对于这一点,很多富士康的老员工很有看法。“这些孩子都在家里被宠着、护着,一进来就开始高强度的加班生活,有时还被主管们骂几句,拿到工资就去网吧、游乐场消费,心理预期和现实落差太大。”一名在富士康工作多年的小组长告诉记者,他自己是“70后”,小时候家里的条件跟现在的孩子没法比,初入富士康工作时也很辛苦,但这么多年自己始终是个不断上升的过程,而那些新进的“90后”则是一进来就像跌到了冰窟窿。“他们只看到我收入拿的比他们高,却想不到我也是一级级做上来的。”这位组长说,大多数跳楼的富士康员工年龄偏小,如果真是被压迫所致,他这样的老员工早就活不到今天了。

  对于富士康不同阶层的员工之间存在人格歧视的说法,很多年龄较小的普工表示非常认同,但工作时间较长的员工,无论是管理层还是普工,大多表示情况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严重。“在学校上学老师有时还罚站呢!富士康这么多人,有些素质差的主管话说得难听的确是事实,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一定歧视这些一线工人。” (本文来源:新闻晨报 )

    (文章来源:新闻晨报(上海))

【农博网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农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查看更多相关新闻
推荐图片
联盟广告
新闻热线:010-82856458-8610 邮箱:awebinfo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