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农博首页>县域频道>传统文化>正文

珠海乡村婚礼走笔

http://www.aweb.com.cn2006年12月26日 06:34 农博网

  西装礼服婚纱裙

  花车浩荡满街巡

  高档酒家宾朋宴

  古典遗韵已成云

  这是我对结婚喜事的形容。如今的婚礼庆典与以前可是大不同了,且不说城市,就是乡村也紧跟城市的时髦,将花车婚纱搬了去,真个是脱胎换骨。这在经济发达的广东尤为明显,于是那闹洞房的“狂欢夜”淡化了,“一家有喜,全村同乐”的场景也少了,悠悠的古婚俗余韵也似远去了。

  怀念那抢新娘,怀念那哭嫁,怀念那坐花轿,那三拜交杯,那揭红盖头,那闹洞房——这悠远酣厚的国粹似已远离我们了,大有淡出记忆之嫌。都说古典的东西是最美最有生命力的,因为它代代相传,千百年走过来,已深深扎根于一个民族或一方水土的人们心中,并打上了民俗文化的深厚烙印不断传扬。如今这古老的婚庆礼俗却似在一夜之间消失了,至少被时代的大潮和现代生活的滚滚车轮冲击碾压得支离破碎了,代之以西式的高洁华贵与中式的排场揉合而成的“现代婚礼”。

  这个金秋十月的国庆假日,我携家粤西行,参加了远方乡下亲友的婚礼。这是透着几分田园风味和岭南特色的婚礼庆典。一早我们便驱车急驰,一路经斗门、过新会、穿开平,直奔恩平的沙湖镇。

  岭南的十月,秋热尚遗余威,烈日炙人。临海这边的粤西,同处亚热带南缘,“三冬无雪,四季常花”是它的气候和自然景象特点。这里地势平坦稍起伏,农耕发达,所以我们一出了珠海,那绿油油的稻田便扑面而来,满眼望不到尽头,伤佛摇进了时空隧道,瞬间来到了春天的田园上,那终日奔波于都市的疲惫倾刻便消失无踪。风吹稻花千重浪,似乎那稻香已沁入心脾,连风都在吹送着醉人的气息,车象在绿色的大绒毯上穿行,人在车上如梦游般。

  到了,车到镇子边一幢四层楼房前停下。镇子不大,四面被绿稻环围,远近的村庄皆被茂林修竹点缀,古朴优雅。鸡在竹林下的枯叶中划拉着趴窝乘凉,鸭躲在塘边荫处打理湿毛,或缩着脖子单脚独立打盹,牛却一身烂泥慵懒地伏在路边嚼着青草。如诗如画的青青田园如一幅广绣的韵致让人流连。我不会作诗,可此时心中分明有诗样的激情在涌动,我怀疑我入了田园诗人的潜质。

  下车,我们便被亲友们迎着、包围着,喜庆的热气扑面而来,一片溢彩流金。只见土巷边彩带鲜花装束一新的花车靠成两溜待命,尽头的楼前空地上悬吊着大大的尼龙布篷,用以遮阳挡雨。篷下一边,堆得老高的桌凳是为即将开场的百桌盛宴而备,几个老者坐在旁边抽着烟品着茶,一脸的喜气倍显精神。前走,右边叉巷的楼前空地上,炊烟升腾,转去一看,呵,好热闹好壮观的“野炊”。乡村大厨们分列两边,一边是一排临时埋建的大土灶,柴火熊熊,厨师们在大铁锅旁蒸炸煎炒紧张而有节奏地忙乎着,靠墙的一边,长长的案板上,烹制好的佳肴成垛成垛地堆放着,切工们站成一大排快速地分切装盘。烹饪的翻炒声、煎炸的澌澌声、柴火的辟啪声、切菜斩肉的哒哒剁剁声,交织成一片,衬着美丽的田园景致,成了最美的交响乐。一切的美味皆就地取材于农家现养现种的,一阵阵诱人的香味飘熏而来,令人馋涎欲滴。循着悠闲的土语聊话,只见楼后的巷道里,一群村姑正打理着疏莱,分拣、洗净,边忙边聊中,各种时鲜疏菜堆成了一个个小山包。

  乡下这种因地操办宴席的景观,我已阔别二十余年了,忘不了那大木桶式的蒸笼下柴火蒸出的米饭特有的喷香,忘不了露天摆下的长龙宴,父老乡亲齐贺共庆的盛大景观,也忘不了那浓缩着乡梦的原味佳肴,今次有幸一睹,如小鸟归林般地亲切温馨,身心无边地放松。

  妻已反复跟我叙说过,她永远忘不了初来此地探亲时,一路颠簸后,外婆老人家一碗地道的当地濑粉让她妙不可言,在以后二十多年的岁月里遍尝山珍海味也比不上那碗濑粉的美妙。我信,可怜的城里人如今不是时兴吃农家菜吗?我早已忘了那天然的农家饭菜是怎么个香味了。进屋落坐,一碗热腾腾的猪红汤米粉便端了上来,外加几个卤鹅翅,那个美味哟,原谅我吧,我实在找不到贴切的语言文字来描述,那一刻,我只感到之前枉吃了那么多宾馆酒家的宴席。

  接新娘的时辰到,我与妻也加入了接新娘的花车行列。如今的乡下一点不逊于城市,象我们这迎亲车队,就有近二十辆花车,一路浩浩荡荡,蔚为壮观。据说没汽车的年代是用自行车去接,没自行车的年代则步行去,而在解放前却是抬花轿,看来这接新娘也是时代的缩影。车队缓缓行驶在温馨的稻田间,行驶在绿色的地毯上,行驶在人们喜悦的脸上、心里。

  宁静的乡村倒映在平静的水塘上,塘边修竹婷婷,婉约如美丽的伴娘。日头偏西,金辉洒照,一切那样祥和。

  突然间,迎亲的人们跳下车蜂涌而进,村子沸腾。西装领带佩戴胸花的帅新郎在漫天喷洒的彩絮中奔向一条深巷口。我抢过去一张望,嚯,一身粉红拖地婚纱、怀抱捧花的靓丽新娘,在同样装束、打着崭新红伞的美丽伴娘和英俊帅靓的伴郎陪同下,被其后面长长的送亲队伍簇拥而来。我诧异,怎么不入女方家的门呢?怎么没有讨“利事”、抢新娘的喜热闹剧呢?一地一俗,一村一俗莫过若此。惊异中新娘一行款款来到了跟前。迎亲的人们手抓喷彩罐狂呼着围了上来,顿时彩带彩絮密集地飞舞,新郎新娘顷刻被喷得满头满脸,象粘上了一层彩色蛋糕。人们已变成了混战,你喷我,我喷你,狂欢的场景真让人怀疑是“泼水节”移了过来。人在飞舞,古朴的村子在飞舞,青青的田园敞开它绿色的大幕也在和序而舞。阳光热烈的,如新郎新娘的情感一般炽热,天宇灿灿的,如他们携手的人生那样无穷。

  斜阳西下,盛大的乡村宴席开场了。只见巷道上、房前屋后的空地上摆满了酒席、挤满了宾朋,人声鼎沸,热闹空前,宾朋来一批,坐下吃完便走,又来一批,如此穿梭不停,直吃喝猜闹到晚上八、九点钟,不知迎来多少批、送走多少拨。如此风俗,甚是有趣,我在珠海的乡间也体会过,但如此集市般的规模和壮观,以及菜肴的美味丰盛,却唯此一见。只苦了那新郎新娘,这边厢要拜天地祖宗,要向长辈敬茶请安,这边要去向宾客巡席,往往被来宾拉住双双喝交杯洒,一圈巡下来跌跌撞撞快要站不稳了。尚未结束,一些兴味高涨的宾客还有咬萍果、钓贵子的节目等着他们,借以看新郎新娘“接吻”的精彩哩,直把新娘折腾得腰腿酸痛、头晕目眩,要新郎搀扶了。累,但幸福,终身难忘。

  夜已深,我躺在床上回味无穷,心间掠过丝丝惆怅:想当初,我给妻的“婚礼”是如何的淡静无奇啊,没宴宾朋,没摆酒席,她的一些亲戚匆匆赶来,按照她那边的礼俗主持一下祭拜的仪式,连饭都没吃,便又匆匆赶回,这就完婚了。人生一世,图个什么?妻虽无过多的言语,但我深知她心中的遗憾。我欠下的这深深的情债,哪世才能还呢?

  唯以“无奇便是奇”聊以自慰。你能原谅吗?我永远的伊人!

  一早我们便驱车急驰,一路经斗门、过新会、穿开平,直奔恩平的沙湖镇

  出了珠海,那绿油油的稻田便扑面而来,满眼望不到尽头,车象在绿色的大绒毯上穿行,人在车上如梦游般。

  如诗如画的田园如一幅广绣的韵致让人流连。我不会作诗,可此时心中分明有诗样的激情在涌动,我怀疑我入了田园诗人的潜质。

  下车,我们便被亲友们迎着、包围着,喜庆的热气扑面而来,一片溢彩流金。只见土巷边彩带鲜花装束一新的花车靠成两溜待命。

  堆得老高的桌凳是为即将开场的百桌盛宴而备,几个老者坐在旁边抽着烟品着茶,一脸的喜气倍显精神。

  右边叉巷的楼前空地上,炊烟升腾,转去一看,呵,好热闹好壮观的“野炊”,一切的美味皆就地取材于农家现养现种的,一阵阵诱人的香味飘熏而来,令人馋涎欲滴。

  粉红拖地婚纱、怀抱捧花的靓丽新娘,在同样装束、打着崭新红伞的美丽伴娘和英俊帅靓的伴郎陪同下,款款来到了跟前。

  迎亲的人们手抓喷彩罐狂呼着围了上来,顿时彩带彩絮密集地飞舞,新郎新娘顷刻被喷得满头满脸,象粘上了一层彩色蛋糕。

  斜阳西下,盛大的乡村宴席开场了。只见巷道上、房前屋后的空地上摆满了酒席、挤满了宾朋,人声鼎沸,热闹空前,宾朋来一批,坐下吃完便走,又来一批,如此穿梭不停,直吃喝猜闹到晚上八、九点钟,不知迎来多少批、送走多少拨。

  只苦了那新郎新娘,这边厢要拜天地祖宗,要向长辈敬茶请安,这边要去向宾客巡席,往往被来宾拉住双双喝交杯洒,一圈巡下来跌跌撞撞快要站不稳了。

  一些兴味高涨的宾客还有咬萍果、钓贵子的节目等着他们,借以看新郎新娘“接吻”的精彩哩,直把新娘折腾得腰腿酸痛、头晕目眩,要新郎搀扶了。累,但幸福,终身难忘。

  相关链接:全国各地农村婚俗图集 

    (文章来源:驴行天下)

【农博网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农博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查看更多相关新闻
推荐图片
联盟广告
新闻热线:010-82856458-8610 邮箱:awebinfo@126.com